由改稿子想到的

——来自一个文艺“老”团干的絮叨

首先,我要对投稿的16位新来的同志表示感谢,谢谢你们以实际行动支持团委和宣传新闻中心的工作。无论稿件质量如何,你们至少做到了“写”这一步。之所以“写”用双引号,是因为部分稿件之间“确有雷同”,不过我相信是“实属巧合”。

经过十三个小时的看、改,你们的稿子除一篇外,都做了修改,现已发还到你们的邮箱了。修改部分我用红色字体做了标记,改过的每一篇后面都有几条评语。写作方面,我不是科班出生,也不是什么“得道高僧”,只是会经常看看书,动动笔,“修炼”多一些罢了,希望我的经验对你们有所帮助。如有修改不恰当之处,还望海涵。也望诸君能当面交流,不吝赐教,以求你我技艺之共同精进。

邮件一发出去,刘浩然同志就私信了我,说:“我以为那个新闻稿你们不会看哦。”我回他:“我昨天在群里说了,每个人的稿子我都会做修改后发还给你们。”这也算是说到做到了吧。

想起周五下午去局里参加“道德讲堂”活动,朱永刚副局长在评价黄江明局长用心读书时说,60后要向50后好好学习。江明局长爱看书在全局是出名的,我私下给他起了个“文艺老男孩儿”的名号,也希望我老了还能那么文艺。那以此类推,是否可以说90后要向80后学习呢?未必。韩愈在《师说》里讲到:“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学的是“道”,不是学“老”,要学的是“老骥伏枥”,不要学“老气横秋”。如果老而无道,为老不尊,我看不学也罢。

王慧敏同志在大会上发言自嘲是“小姐姐”,我痴长她一岁,那我也“勉为其难”地认为自己是个“小哥哥”吧,我想你们也是不会介意的。既然都是“哥哥”了,那自然还是想成为弟弟妹妹们的榜样的,那种感觉应该是不错的吧。所以我也得开始注意了,就从这次的说到做到开始吧。

配图与文字无关     李霄翔 摄

我们言归正传,继续聊稿子的事情。看了大家的稿子,有些同志写的确实不错,文字较简练,各段落中心思想表达的也比较明确,语言也都接近于新闻语言,口语化的不多,总之比我刚入职那会儿写的好太多了。稿子还呈现出一个特点,就是“女同学们”普遍比“男同学们”写得好,主要还是体现在对会上领导讲话、同事发言的还原程度和概括程度上。这也许就是女孩子心细的表现吧——会议记录做得详细。因为郑所长讲话属于“进行曲”型的,语速稍快,昨天上午开会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担心,怕大家记不全。于是散会后赶紧到郑所长那儿要来了他的讲话原稿,原文放到了所网站上面,希望对大家有帮助。我希望有心之人自己去发现这一写作素材,所以我在把所长讲话原文放到网上后,并没有“广而告之”,而是选择默默地做一名“吃瓜群众”。今天一看来稿,果不其然,有心人不多。

好了,又扯远了。现在我想就你们稿件中出现频率比较高的错误做一下说明,这在你们各自的稿件里我都做了标注,但是整理出来说一说,让其他同志也能看到,对大家今后都有帮助。

一、标点符号都被你们玩坏了

1、不知所措的双引号

到底是什么运动?是“五四”运动,还是“五四运动”?到底是什么精神?是“五四”精神,还是“五四精神”,还是“五·四”精神,还是“五.四”精神?大家知道自己过的什么节吗?是“五四”青年节,还是“五·四”青年节,还是“五四青年节”?

以上这些,全都出现了。而且同一篇文章甚至同一句话里出现的使用方法还不一样。

一般来讲,大致是这样的:五四运动或“五四运动”、五四精神或“五四精神”、“五·四”青年节或“五·四”。我们也不苛求大家能每次都用对,但至少能做到一篇文章里都是一样的吧。

还有一点是,“·”叫间隔号,在中文输入法下位于大键盘数字键“1”的左边。

2、顿逗之争

选手请听题:

请在下列短句中选出标点符号使用正确的一项。

A、所长郑师雄,党委书记康晓东,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熊甘霖出席会议

B、所长郑师雄、党委书记康晓东、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熊甘霖出席会议

C、所长郑师雄、党委书记康晓东,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熊甘霖出席会议

D、所长郑师雄,党委书记康晓东,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熊甘霖出席会议

正确答案是D。你确定吗?我确定。你不改了吗?不改了。恭喜你,答对了。

这是重灾区,在大家的稿件里,选什么的都有。正确答案解析:如句子内部并列成分不属于同一层次,则小的并列成分间用顿号,大的并列成分间用逗号。“纪委书记”和“工会主席”是小并列,用顿号隔开;三位领导的职务、姓名为大并列,用逗号隔开。

有的人会说,那把熊书记放在第一个不就好了。万万使不得啊!在新闻报道或是文件里,领导职务是有先后顺序的,任现职的年限也是有先后排序的,这是很严肃的事情。写诏书的时候,你把张良放在刘邦前面试试?那留侯就得哭着喊“留头”了。

二、我是谁,我在哪

改着改着看到一句话,“江西省核工业地质局260机械研究所”,我想都没想就给标红了;看了没一会儿,又来一个“今天,260机械研究所召开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标了红;等到第四个“260厂机械研究所”出现的时候,我愣了半晌,这么多年来难道是我搞错了吗?赶紧复制黏贴到百度上,一搜,没这个单位啊。我努力回想每天上班在大门口看到的牌子,“测试研究中心”、“局物资仓库”、“机械研究所”、“国营二六O厂”......还好,我想起来我在哪儿了。

同志们,为了转型升级,为了迈向新起点,我们要奋发有为,我们要迎难而上。拜托,总得先弄清楚是为了谁吧?

还有一种情况是,开头写“国营二六O厂召开了××会议”,下文说“郑所长如何如何”。行文时,单位的名称,领导的职务、姓名,部门的名称务必做到上下文对应。

配图与文字无关      李霄翔 摄

这些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于我看来,确是“眼中钉,肉中刺”,让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我们平时干工作也好,写文章也好,要养成扣细节的习惯,没事琢磨琢磨,吹个毛,求个疵,拿出来给大家评一评,论一论,争一争,说对了,大家长知识;说错了,大家终也能“争”个正确答案出来。目的还不都是为了磨练技巧嘛,求得了真,才务得了实。至于婚姻生活就不必较真了,反正“真理”都掌握在对方手上;对待父母,那就更不必了(除了帮助他们辨别朋友圈养生信息的真伪)。

之前我也看过几位新入职同事写的几篇入职心得,加上今天这些稿件,感到大家身上确实充满了年轻人特有的朝气,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也不乏“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豪气。借用诸葛武侯的一句话,“则我所(原文为“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所谓“战略上藐视敌人”,希望大家能一直保持这份豪迈的气魄;所谓“战术上重视敌人”,具体工作中也要讲求方式方法。干什么工作,心态是最重要的,说白了,就是管理好自己的情绪。“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遇到挫折别轻易灰心气馁,因为“柳暗花明又一村”,因为“病树前头万木春”;遇到一时难以解决的事,与其着急上火,不如“让子弹飞一会儿”,因为“条条大路通罗马”,因为“船到桥头自然直”;遇到别人态度骄纵、蛮横或不屑时,念好《九阳真经》心法:“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不要因为别人的恶劣态度轻易地否定自己。

从幼儿园到大学,求学的日子让你们从小男孩、小女孩长成了大男孩、大姑娘;毕业后参加工作,随后而来的社会生活和家庭生活会让你们从大男孩、大姑娘蜕变为男人和女人,这是人类社会不可避免的选择,哪怕我们都不想长大。但是,“男人”和“女人”这两个大项之中,是有小项可以选择的。我希望你们蜕变为男人、女人的时候,有选择地使自己成为一个翩翩君子、一位窈窕淑女。面对世间之善,我们倾己所能,奋力为之;面对世间之恶,我们选择不逃避,但也不跟随。毕竟,穷则独善其身,身犹未达,何以兼济天下?唯有苦练个人修养以求自身之达也,此外别无它法。我们要从容淡定,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胸怀宽广,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清静无为,不是无所作为,而是以平淡的心态按照客观规律办事,这才是真正的顺势而为。何为“势”?“道”也!大势即大道!何为“道”?道教经典《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里开宗明义:“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常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虽然老君说他不知道什么是“道”于是勉强叫它“道”,但是他已经把“道”说得明明白白了,就是客观规律。

配图与文字无关      李霄翔 摄

啰啰嗦嗦了这么一大堆,可能大家也烦了,我只是不忍心看到哪怕有那么一丝暮气停留在你们的身上。记住,你们要一直朝气蓬勃,无问岁月。

最后,送一首我自己写的闲诗给大家。诗成于戊戌年正月初二陪岳父大人小酌两杯后瘫倒于陋榻行将见周公之际,于是赶紧记在手机短信上,得以留存。后自定题为《咏龙》,诗云:

尝使利爪藏云深,或将金鳞碧水沉。

会当风涌雷动时,吟啸九天八荒震!

老子云:“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盈若冲,大辩若讷,大方无隅,大直若屈,大成若缺。”何也?盖因大道至简也。

若以此道观真龙,得见穷日张牙舞爪者邪?

 

 

                                     想要越来越文艺的李霄翔

                                       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


2018年05月06日

由改稿子想到的 ——来自一个文艺“老”团干的絮叨

添加时间:

来源:

全部评论()

当前分类: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